Old school Easter eggs.
Tags: 小說, 戲劇, 文學

江毅辰吃痛卻並沒有放開手,只在藍欣耳邊低語一聲:“再敢反抗,我就立馬翻供,斃了他!”

這一聲,無異於平地驚雷,震得藍欣只能幹瞪着那人,卻再也不敢亂動分毫。

淚眼無聲,相顧默默,藍欣低了眼瞼,石化成一具屍身,再無意識……

而玻璃牆的那邊,是唐意南崩潰一般撕心裂肺地狂吼聲,他最後是被獄警連拖帶拽地拉出去的。

像是有一個世紀那麼長久,像是經歷了又一次浴血的輪迴,藍欣的意識終於被再次帶回到現實,江毅辰已經將她扔回到了保時捷的後座上。

藍欣慢慢地從後座上爬起,原本就已經散亂的發,如今更是凌亂不堪。

江毅辰轉動鑰匙,準備發動車子。

藍欣卻猛然從身後衝了上來,吃力地伸手按住了車鑰匙:“我要見他,單獨見他!”

她沒有看他,但她的臉上,卻寫着非見不可的執著。

江毅辰顯然沒料到藍欣會做出如此反應,兩秒之後,才反應過來藍欣說的話,他冷笑一聲,看也不看藍欣,聲音卻冷得讓人想發抖。

“見他?憑什麼?”

“四年,約定加一年,換我今日見他一面!”藍欣沉聲道,目光裏,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一年時間換今日一面?”江毅辰冷笑,“藍助理不覺得有些虧?還是說,和本總裁相處了一年,開始覺得捨不得我了?”

“到底換是不換?”

“成交!”

江毅辰話剛一說完,藍欣就倏然打開車門躍了下去,像是害怕身後的人會反悔似的,急速奔向監獄的大門。 書友QQ羣:101707149

書友論壇?bbs.fengwu.net

“很久了。手機下載請到?wWW.X.NE”

沒等沈漫琳逃開,安慕遙已經替她做了簡短肯定的回答,修長的手指也隨之輕搭在她的腰間,瞬間背脊一僵,似一陣電流遍佈全。雖然這個動作很隨意很自然,她完全可以趁空檔溜號,但此刻,卻像是機關一開,地上全扎滿了錚亮的鐵釘,腳底穩穩地被釘住了,只有烏溜溜的眼珠子平行遊移開來。

安慕遙又開始控起整個場面,先是對着她的朋友禮貌的寒暄,細心地替她們買了單,還承諾下次正式請客。然後在衆人驚嚇過度到驚悚的目光中,牽起沈漫琳的手緩步走向出口。

“落枕了?”

爲了否定此疑問,沈漫琳搖頭的動作整整持續了30秒,但依舊目不斜視。

“那是間歇肌抽搐症?”安慕遙再怎麼神算,也沒算準如此暴烈的女人竟會因爲自己小小的一個動作就敏感成這樣,自然就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攻擊”她的機會。

丫的,那是典型的色狼爪子過敏症!她差點就直接吼了出來,這小子分明就是故意的。

安慕遙早料到這麼一激又會把她打回原形,手上不免用了幾分力,把她往自己邊緊了緊,低聲說:

“對,就這樣放鬆的走。”

沈漫琳咬牙切齒:“戲散場了,趕緊把你的爪子挪開。”

“演戲?我怎麼可能跟你那麼拙劣的演員搭戲?不想明天論壇被人K的話,好好走路。”

丫的,吃果果的威脅!這廝難道以爲自己是在走紅地毯麼?但她還是心虛地瞥了瞥一旁,從來都不知道這條路有這麼漫長……

眼前,不是豪華汽車,也不是高級的山地車,只是一輛校園裏隨處可見的普通單車。

“上車。”

語調輕鬆,卻能感受到強大的存在感,不容拒絕。

沈漫琳沒有撒腿就跑,憋着笑,認真地看完安慕遙先一步跨了上去,然後看看他一乾淨的淺色POLO衫牛仔褲,再看了眼單車,終於毫無形象地捂着肚子笑蹲下來,喘着氣說:

“哈哈,我還以爲童話故事裏,王子會開着大奔過來。”

“是王子開什麼都是王子。”安慕遙勾脣一笑,很快隱去。

果然夠臭P。沈漫琳收斂笑意,擡眸,撞上正俯視着她的那雙黑瞳,如一泓清泉,無波無瀾,心卻不由自主地顫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坐上了單車的後座,搓着雙手,拘謹的不知道該往哪裏放。

安慕遙見狀,深邃的眼眸裏有一絲打趣的笑意快速閃過,不露痕跡。側,修長的手臂朝她伸過來,抓起手腕輕輕安放在自己的腰間,然後腳一使力,單車輕晃了一下,感覺腰間的手緊了緊,心裏滿是掩飾不住的愉悅。

這麼一來,好象兩人彼此便心照不宣地認可了某些東西。

“你希望我開着大奔來接你麼?”

“我說的是王子。”

“難道我不是?”

“……”你充其量就是個惡魔。當然爲了人安全考慮,她暫時是不敢把真話給說出來的。

“要是有一天王子開着大奔來了,你會接受麼?”

“我肯定會比青煙消失得更快。”

“爲什麼?”

“不合適啊。”

“剛剛你沒有消失,是不是就代表你接受了?”

沈漫琳悲慘地發現,自己又被他給繞進去了。

“就算現在不消失,如果不合適,誰都可以隨時選擇消失。”見他許久沒有聲響,她又補充了一句,“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她不是一個笨到人家極品一次次主動撞上來還要使勁推開的女人,迎還羞這個高難度係數的招數她玩不來,段數不夠,只會被人炸得裏嫩外焦。所以她寧可選擇淅瀝糊塗地默認某些決定。

“你覺得你還有消失的機會麼?”

哎,看吧,這就是惡魔本色!

溫暖的夜晚,穿梭在校園裏,陣陣微風吹亂了髮絲,也吹動了心絃,起了層層漣漪,曾經築起的防線在瞬間打開,所有的緒都在自由釋放。似乎一旦關係確認了,一切緒都變得微妙了起來。她感覺自己快沉醉了,連眼底都漫溢着幸福的笑意,不自地將臉輕抵在他的背上,靜靜地感受着他的溫度,他的心跳,他的味道。

隔着薄薄的衣物,感覺到涼涼的觸感,安慕遙的脣角不自覺地漾起笑意。

“你就不能主動打電話給我麼?”其實關於這個剛聽到喬昕說她這幾也在盯着手機發呆時早已釋懷。

“沒事打什麼電話?”

要想讓這個沒有趣的女人說出多麼動人的話來,他還是祈求不要被氣死來得更現實些。

“想去哪裏?”

“是你約我的好不好,幹嗎讓我想那麼費腦子的事。”

“我想想,別人戀都是做些什麼?吃飯?壓馬路?看電影?”

裝吧,你就使勁地裝吧。沈漫琳在心裏恨恨想着,是想說之前沒談過戀證明自己的清白吧,鬼才信!

“啊,咱們去看《書》吧,S市重新上映,機會超級難得哦。”

沿路《書》的海報又勾起了當時的緒,不由自主地喊出來,人也跟着晃動了幾下。遙想當年第一次看得時候,那個哭得兇殘啊,好象死去的是自己的人。

還沒發泄完,一個緊急剎車,一隻不安分的手被安慕遙牢牢抓住,背對着她,一字一頓地說:

“再這麼激動,咱倆恐怕都要先進醫院了。”

沈漫琳早已滿臉通紅,連着脖子也跟着紅了起來。她用力抽出手來,朝他的後背吐了吐舌,保持沉默。

可到了電影院,見到售票處的隊伍她就跟扎了洞的籃球自動泄了氣,平鮮有人問津的地方平白無故多出來不少人。

“咱們走吧,好多人……”她拽了拽他的手臂,讓她等待,寧可不看。

“最後一場了,你等我下。”

安慕遙神神祕祕的離開,又神神祕祕地抱着可樂爆米花過來。

“走吧。”

“不看電影幹嗎買那麼多東西。”她困惑地接過他手裏的爆米花。

安慕遙不作聲,只是牽起她的手,繞過排隊的人羣,朝入口處走去。沈漫琳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抱着爆米花,低頭看着兩個人十指相扣的雙手,傻傻地笑了。

不知道安慕遙跟入口處的管理員說了啥,只是報了個號碼確認,隨意籤了個名字,就這麼猖狂地進去了。與此同時,售票處傳來最後一場售罄的消息。這就是傳說中的後門?即使不回頭,她都能感覺到背後一道道憤恨的目光。

“這家電影院是你家開的?”

“還是影院老闆是你家親戚?”

“你在這裏打工?”

“你有熟人在這裏上班?”

“常客?”

“VIP?”

“那個管理員是你前女友?”

……

不能怪她惡毒,實在是那個管理員大媽見到他時笑得太顫了。沈漫琳就這樣一路噼裏啪啦地猜測起來。

“噓……”安慕遙作了噤聲的手勢。緊了緊她的手,帶着她找到了座位,把飲料塞進她的懷裏。

此刻,她竟詭異地在他如墨的瞳孔中,看到了一絲抑制不住的光澤。惡寒!

燈一暗,屏幕亮起,場內瞬間安靜下來。 葉染在辦公室翻了好幾遍都沒有找到鑰匙,最後不得不在把自己的“魔爪”伸向程詞的衣服口袋還有褲兜,可仍舊一無所獲。

最後她氣急敗壞的指着程詞怒罵道:“都怪你,程詞你就是個大變態,好端端的反鎖什麼門?生了病還敢喝酒,你不要命了你?”

“唔……難受,好熱啊……”程詞皺眉嚶嚀着,絲毫沒有聽見葉染的指責。

葉染急得差點哭了出來,她真的很想打電話給趙凌秋讓他來救自己。

可是這通電話打過去的結果可想而知,如果讓趙凌秋知道她和程詞獨處,他一定會非常生氣,而且指不定還會又像上次那樣找程詞的麻煩,然後兩個人又打起來。

她當然不想看見兩個男人因爲她而大打出手,更不希望任何一個人因爲她而出事。

就在她埋頭思考時,程詞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小染別走,求求你別走,不要扔下我好不好……”

葉染望着程詞臉上還未消散的淤青,不禁有些心軟。本來是想着不管他死活的,可程詞始終都是她上司,如果他真的病死了,自己也脫不了干係。

“放心我不走,你這個祖宗都還在這裏,我哪裏敢走啊?”

她剛纔找鑰匙的時候無意中翻到了一個醫藥箱,裏面有很多醫療用品還有紗布,正好可以用來幫程詞退燒。

葉染給程詞服用了退燒藥和感冒藥,然後將紗布浸在酒精裏,給程詞擦拭降溫,幸好董事長辦公室自帶洗手間,她來來回回的跑了幾十趟,期間不斷爲程詞更換紗布。

而此時的另一邊,趙凌秋和布魯諾醫生已經已經坐在凱景大酒店內的飯桌上。

菜已上好,酒已倒滿,卻遲遲不見葉染的身影,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二十分。

趙凌秋有些尷尬的對布魯諾醫生笑了笑,畢竟客人第一次來,哪有讓人坐着等的道理。

布魯諾醫生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和藹的說:“Klose少爺,要不您打個電話給葉小姐,會不會是因爲路上堵車又是耽擱了?”

趙凌秋點了點頭,走到玻璃窗前撥通了葉染的電話號碼,這裏是凱景大酒店的十三樓,位於市中心,可以俯瞰整個S市的夜景。

此時外面燈紅酒綠、車水馬龍,有喧鬧有歡笑,可是趙凌秋的心卻因爲葉染的失約而鋪上一層霧霾,灰暗無比。

“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幾通電話打過去之後,仍處於未接聽狀態,趙凌秋面色陰沉的望着窗外的夜景,雙拳不覺緊握。

等他重新回到飯桌上時,臉色已經恢復成往常那般自然:“她的電話打不通,應該是路上堵車了。布魯諾醫生真是抱歉,讓您等這麼久,我們先吃吧,她可能會晚一點。”

布魯諾醫生點頭,沒有任何反駁。

兩人開始用餐,布魯諾醫生突然開口道:“Klose少爺,我覺得葉小姐恢復得挺不錯,您確定要阻斷她的記憶恢復?”

“您有所不知,她之間剛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頭痛劇烈,嚴重到需要靠鎮痛藥才能緩和疼痛。最近她的頭疼又犯了,而且過去那些不好的記憶也漸漸涌現,我非常擔心她的身體。”趙凌秋說着,眼底閃過一絲驚慌。

這不經意的神情很快被布魯諾醫生捕捉,他驚訝不已,但似乎也明白了些什麼。

穿成攝政王的掌心嬌 飯吃到一半,布魯諾醫生放下刀叉,嚴肅且端重的對趙凌秋說:“Klose少爺,其實葉小姐頭疼是非常正常的,之前被損傷的腦部神經正在癒合,所以才會頭疼。只要好好休息,按時吃藥,用不了多久便會痊癒。”

“如果說,我並不想讓她恢復記憶呢?”

布魯諾醫生不解:“我不太明白Klose少爺的意思,如果強制阻礙神經記憶的恢復,會傷害到葉小姐的身體,嚴重可造成癡呆。”

趙凌秋頓了頓,因爲布魯諾醫生的最後一句話而猶豫不決。

他絕對不能讓葉染恢復記憶,因爲那樣可能會徹底失去她,可如果讓葉染變成癡呆,他又怎麼能忍心。

“讓我再考慮考慮。”他心中有兩個聲音,一個在拼命教唆着自己爲葉染清除記憶,而另一個則在阻止他的這種想法。

布魯諾醫生開口問:“Klose少爺,我不明白您爲什麼要這樣做,即便過去經歷過再多使令人悲傷的事,但時間可以解決一切,並不是只有這種方法才可以救葉小姐。”

趙凌秋搖頭說:“她和別人不同,她從前經歷過的那些事足以要了她的命,所以絕對不能讓她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而且那樣……我也有可能會失去她。”

這一刻,眼前的克羅斯少爺讓布魯諾覺得有些陌生,他覺得這位成熟穩重的男人已經徹底的改變了,他不再是從前那個善良沉穩、敢於和家族對抗的克羅斯少爺。

“Klose少爺,有句話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您,希望您聽過之後不要生氣。”

趙凌秋點頭,默許了他的發言:“說吧。”

“幫助或者阻止葉小姐恢復記憶都不僅是您一個人的事,更是葉小姐的人生大事,您這樣自作主張阻止她恢復記憶,有沒有爲葉小姐想過?”布魯諾醫生向來都是直話直說,從不怕得罪別人,自然也不會因爲兩人的交情而爲他留半分情面。

語畢,趙凌秋驚慌失措的從飯桌上站起來猛拍桌子:“小染她不想恢復記憶,對……她根本不想恢復記憶!”

“她親口這樣說過嗎?”他繼續逼問。

趙凌秋大怒道:“總而言之,她絕對不能恢復記憶,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她好!即便她以後知道了真相怨恨我,我也絕無半分怨言!”

“不過,如果她抹掉了所有的記憶,她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了吧……”

布魯諾醫生用餐布擦了擦嘴角的醬汁,面無表情的說:“我吃飽了,非常感謝Klose少爺今天的晚宴,我深感榮幸。”

他不想再繼續待在這裏和趙凌秋單獨相處,因爲只要趙凌秋坐在他旁邊,就會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在周圍漫布,時刻準備掐他的脖子。

趙凌秋眼中的戾氣逐漸消失,臉色也終於緩和下來,在布魯諾醫生離開之前,他將一張寫着兩百萬歐元的支票放在布魯諾的面前。

“我會回去好好考慮這件事,三天後給您答覆,不過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讓第三個人知道,希望您在中國有個愉快的假期。”

布魯諾醫生沒有收下那張支票,而是對趙凌秋說:“Klose少爺,我還是希望您能放棄,這樣對葉小姐的身體會有損害。”

“我知道,我會好好考慮的。”

深夜十點十分,盛輝集團。

靠在辦公桌上打瞌睡的葉染因爲頭疼而甦醒,一覺醒來外面的天空已經黑盡,辦公室因爲沒有燈光的打照也漆黑一片。

葉染擡起頭望了望沙發,走到程詞的面前,程詞依舊躺在沙發上,不過已經退燒了。

她都已經想好,如果實在不行就打電話叫消防員來撬門,然後讓救護車來把程詞接走,順便也可以脫身,不過幸好在她的悉心照料下程詞並無大礙。

辦公室裏面黑黢黢的什麼也看不清,就在她準備去開燈的時候,沙發上的人突然坐了起來,緊緊的拽住她的手臂。
Back to posts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s - be the first one!

UNDER MAINTENANCE